• 曾思玉:生死关头不负重托

    2018-12-12 10:50:17

    鸿运国际官网 曾思玉:生死关头不负重托 长征途中,在北上与南下战略政策的选择上,党中心与张国焘展开了一场剧烈的奋斗。关键时刻,叶剑英将一份密电送给了毛泽东,毛泽东与

      鸿运国际官网曾思玉:生死关头不负重托

    长征途中,在北上与南下战略政策的选择上,党中心与张国焘展开了一场剧烈的奋斗。关键时刻,叶剑英将一份密电送给了毛泽东,毛泽东与周恩来决断决议红一方面军独自北上,并亲笔给徐向前写了一封十万火急的“鸡毛信”,避免了一场赤军打赤军的悲惨剧。这封生死攸关的急信是谁送的呢?他,就是现在健在的赣南籍老赤军中年纪最长、军衔最高的曾思玉中将。

      

    曾思玉:生死关头不负重托

      

    ○钟东林 王石水 邓海明 郭玮荣

      

     

      

    ●采访地址:大连

      

    ●中心提示

      

    曾思玉,1911年3月2日出世, 原名曾世裕,信丰县游洲堡上庄村人。1928年参与信丰农人暴乱,1929年春参与信丰县苏维埃赤卫军,1930年8月任赤军22军64师第20大队通讯班班长,1931年正式成为中共党员。1934年8月,任红二师司令部通讯主任。长征完毕后,曾思玉先后在八路军115师685、686、689团任职,曾任鲁豫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等职,参与创立和扩展鲁西和冀豫抗日根据地。尔后,任冀热察军区司令员、第四纵队司令员、64军军长,并率部参与了抗美援朝。

      

    1955年被颁发中将军衔,1960年1月,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。

      

     
     

    2010年,开国将军曾思玉(右)迎来百岁寿诞。

      

    长征路上打先锋

      

    曾思玉说,长征动身前,正在于都宽田集结的红一军团二师参谋长李棠萼要他带一个排,到赤军总部去领地图。第二天一早,他带着步兵排、挑夫就动身了,一路急行,下午4时到了总部。刘伯承叮咛他们,千万不要把地图弄湿了。那时没有塑料布,就用油纸(桐油刷纸)包好,回到师里再把地图分到各个团。在分地图时,师长陈光对曾思玉说:“你是信丰人,对安西、古陂的地势熟不熟?”曾思玉答复:“从信丰到南雄一带都了解。”陈光快乐地对曾思玉说:“那你是一张活地图啊!部队要打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,就由你当导游。”

      

    曾思玉地址的红一军团二师是赤军长征中的先头部队。作为师部通讯主任,每到一地不只要确保师部对内对外的联络通讯,并且还要查询行军路途,侦察地势敌情。他自己就常常参与侦察连的举动,因而,他备有三套“行头”:一套赤军服,一套国民党戎衣,一套老百姓衣服,看风使舵,随时换装。

      

    长征途中,有一天师长陈光接到总部捍卫部分通知,要二师给毛泽东选择担架队员。师首长将这一使命交给了曾思玉。曾思玉接受使命后,在全师担架队里挑了6位手轻脚健的担架队员,他们别离来自瑞金、兴国、于都等地。在抢渡金沙江的路上,中心纵队歇息让路,让红二师先行。毛泽东坐在担架上使用歇息时间看书。担架队员在一旁陪着,当曾思玉通过期,遽然听到路旁边有人喊他:“曾主任,曾主任,你们赶上来啦!”正在担架上看书的毛泽东听到喊声,便问:“哪个曾主任?”担架队员用手指着曾思玉通知毛主席:“他就是咱们二师司令部通讯主任。咱们几个人就是他一个一个说话选择来的。”曾思玉急忙停住脚步,向毛泽东还礼问候。毛泽东也随即问了他的年纪,和他扳话起来。临走时还说:“你这位信丰老表很精干哪!我曾两次到过你们信丰,还给县苏维埃政府送过10支步枪。”

      

    1934年12月底,中心赤军兵分三路,向乌江飞速迫临。1935年1月2日黎明,刘伯承总参谋长来到江边,指示要赶快渡江,不然三军只要破釜沉舟,状况会愈加险峻。

      

    曾思玉说:“我那时是二师的通讯主任,师长要我亲身指挥架浮桥扎竹排,哪怕伤的伤,死的死,也要扎啊!你不扎过不了河,那得服从指令,那真是不怕苦不怕累,天寒地冻下到河里,伤亡很大。”曾思玉带领两个工兵连,绑扎了60多只竹排架起了浮桥,不只确保了红二师官兵强渡乌江成功,并且让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安全渡过了乌江。3日傍晚,毛泽东赞赏说:“真了不得,咱们的工兵因地制宜,以筏架桥,世界上都没有过。”

      

    生死攸关送急信

      

    1935年6月14日,红一、四两方面军成功会师。6月26日举行两河口会议,通过了张闻天起草的中心政治局《关于一、四方面军会集后的战略政策的决议》,指出两军会集后的政策是“会集主力向北进攻,在运动战中很多消除敌人,首要获得甘肃南部以创立川陕甘苏区根据地”。可是张国焘凭仗人多枪多,不吝以红四方面军将士为筹码,向中心讨价还价,在北上与南下的战略政策上从两面三刀到公然反对。

      

    1935年9月9日上午,张国焘给右路军政委陈昌浩发了一份密电。其时陈昌浩正在掌管一个会议,译电员吕黎平见他正在说话,就把电报交给了参谋长叶剑英。叶剑英仓促看了一眼就愣住了。电报的粗心是命陈昌浩率右路军当即南下,并有“完全展开党内奋斗”的字眼。叶剑英感到事态严峻,便以上厕所为名,离开了会场,悄然赶到一二百米外毛泽东的住处,把电报交给了毛泽东。

      

    陈昌浩得到张国焘的密电,找到毛泽东说:“接到来电要南进。”毛泽东将计就计地说:“已然要南进,中心书记处就要开个会,周恩来、王稼祥病重,都住在三军团部,动不了,我和洛甫、博古去三军团司令部,和周、王开个会吧。”陈昌浩一点也没置疑地址允许。毛泽东、张闻天、博古随即赶到红三军团驻地巴西,连夜举行政治局紧急会议,决议敏捷脱离险境,带领红一、三军团当即北上。

      

    9月11日早晨,师长陈光、政委肖华把曾思玉叫去。陈光手中拿着一封信神态严厉地说:“曾主任,交给你一个极其重要十万火急的使命。这是毛主席写给四方面军徐向前总指挥的一封信,命你火速送交给他。你带六团一营和师部备用电台,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昨日通过的那个岔路口。路上遇到各种问题,都要灵敏处置,尽量避开,全部都为送信使命效劳。”随后,陈光、肖华带曾思玉到毛泽东等领导同志集会的屋子里。陈光向毛泽东陈述说:“这是咱们师部通讯主任曾思玉,由他来履行送信使命。”毛泽东说:“好,你不是给我遴派担架员的曾主任吗?主任亲身出马,一个顶俩。”毛泽东用手指着地图说:“徐总指挥从东面来,一定会通过这个岔路口向毛尔盖去,你有必要争取时间,抢先赶到岔路口等候。”

      

    曾思玉立刻带六团一营和电台,迎着细雨,冒着迷雾,火速起程。通过强行军,大约在下午2时,曾思玉和所率的一营就赶到了岔路口,当即进行东西路途的调查,并判别徐总指挥的骑兵没有通过此路口,曾思玉心想完结送信使命有了掌握,随即指令营长带部队当即安置戒备及派出调查哨,用旗语信号联络等候。曾思玉带一个班则在岔路口南侧雪松下歇息等候。大约等了两个小时,调查哨的旗语信号陈述,东面有一支骑兵队奔过来了。曾思玉确定是徐向前后赶快把信递上。徐向前接过信,看信封是毛泽东亲笔所写,就敏捷拆开细心地看着。只见他眉头紧闭,脸上俄然严厉起来,并十分愤慨地随口说出:“哪有赤军打赤军的道理!”其时站在徐向前身边的曾思玉心里也是极度严重,他问:“陈述总指挥,您有回信吗?”徐向前略为思索后说:“没有回信,我写个收条签上姓名。”并具体地询问了曾思玉的职务,以及毛主席、周副主席的身体状况。曾思玉接过签字的收条后就火速返回了部队。

      

    (本文取材于罗春涛、曾凡才、李虞才策划的大型电视片《走过长征路的客家将军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