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麻糍

    2018-12-13 11:25:53

    打麻糍 (材料图片) 又要新年了。由于这几年新年都在外地和儿子一同过,所以一到这个时分,心就飞回了赣南,飞回到我日子居住了多年的宁都。 宁都,是个纯客家县份。每年腊月

      打麻糍

     

      

    (材料图片)

      又要新年了。由于这几年新年都在外地和儿子一同过,所以一到这个时分,心就飞回了赣南,飞回到我日子居住了多年的宁都。

      宁都,是个纯客家县份。每年腊月二十往后,新年的气氛就浓郁起来了,处处都热烈无比,街头巷尾都弥漫着愉快的气氛,忙年货的,杀猪剖鱼斩头牲的,家家户户都忙得不亦乐乎。而街市上,摆满了林林总总的年货,除了糖块、瓜子等零食外,春联鞭炮之类的新年专用物品也摆上了小摊……买年货的人拥拥挤挤,处处人头攒动。特别有目共睹的是,大街两旁摆着许多石臼,这是招供们打麻糍运用的。打麻糍新年,是宁都人一条不成文的规则。由于麻糍,是宁都人新年时必备的小吃之一。

      石臼,是打麻糍必用的东西。由于平常用得少,所以不是家家户户都有。而摆放在大街两旁招供打麻糍的石臼,是有石臼的人家摆放在那里的,招供运用,是要付租金的。打麻糍是男人们的活,他们来打麻糍时,都会很自觉地排好队,依照先来后到的次第,你家打完我家打,我家打完他家打,一点也不会乱。通常打麻糍需求四个人,家里没那么多男人的就请亲朋好友,彼此帮助。打麻糍虽然是个体力活,但我们都会在快活的说笑中完结。

      麻糍是用糯米为主要原料的,先将洗净的糯米用清水浸泡几个钟头,再上饭甑蒸熟后,最终连甑一同抬到石臼旁,趁热倒入石臼,再用木槌将糯米饭舂烂。

      当冒着腾腾热气的糯米饭倒入石臼之后,男人们便手握坚固沉重的“T”形茶树木槌,围着石臼,绕着圈圈,跟着领头人“嗨”的一声呼喊,四个男人就高举木槌,一人一下,那木槌就猛地砸在了石臼里的糯米饭上,宣布“嘭”的一声闷响……如此依序进行,轮流猛打,比及我们累得满头大汗喘着粗气时,糯米饭就变得柔软细烂了。此后,便要“翻缸”了。

      所谓“翻缸”,就是给石臼里的麻糍翻个身。做这道活的,有必要是力气大、不怕烫的能手。只见他用双手在严寒的水里蘸了蘸,便快速插进石臼里,把麻糍往身边扒拉了几下,那二三十斤重的滚烫滚烫的麻糍便被他突然揽了起来,飞快地一翻,又重重地掷回到石臼里,宣布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此刻,男人们又紧接着用糍槌揉捏、猛砸几遍,麻糍这才算打好了。

      打好了的麻糍,由“翻缸”者揽到涂抹了茶油或花生油的案板上,先搓成润滑圆润的长条,再用菜刀一小段一小段地切开,最终搓成如乒乓球巨细的丸状就可以了。待麻糍冷却后,还要用筷子头蘸着食用红色素,在麻糍上面染上四颗小红点,作为喜庆吉利的意思,这样就可以收起来待用了。麻糍为白色,这红点染在上面,是很夺目的。

      我也打过几回麻糍,那是上世纪八九十时代,是和我几个妻兄一同。每次去打,都挥舞不了几下木槌就累得气喘吁吁,惹得我们一阵趣笑,妻兄们都说我没用……是呀,虽然是累,但觉得仍是值,由于这是新年,图的就是热烈高兴!

      麻糍,可用来油炸,或在文火锅中油煎烤熟,也可在汤水中煮熟,还可切成薄片晾干后随时用来油炸碾碎作擂茶、米糊的香料。但在新年,一般都是油炸、油煎后,蘸些红糖吃,滋味好极了。

      在宁都县城,正月初一,也就是新年的榜首天,人们高高兴兴地穿上了新衣服,预备出门去拜年,但一般人家都不吃荤菜,特别是在早上,大多数人家都会油炸麻糍(宁都土话叫烧麻糍)。这叫新年的榜首餐,要图个喜庆吉利。

      在那个物质日子并不殷实的时代,能开一次油锅是适当奢华的事。正月初一早上吃麻糍是宁都客家人的传统习俗,所以,那天早上家家户户油锅齐开,香气在五湖四海袅袅升腾。(郑汉明)鸿运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