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王邦忠:南征北战见忠诚

    2018-12-13 11:29:41

    王邦忠:身经百战见忠实 他曾给地主做过长工,去参与革命的路上,他只穿了一条单薄的长裤,连条内裤都没有。在长时间的戎马生涯里,他转战大半个我国,为革命事业和新我国的建

      王邦忠:身经百战见忠实

    他曾给地主做过长工,去参与革命的路上,他只穿了一条单薄的长裤,连条内裤都没有。在长时间的戎马生涯里,他转战大半个我国,为革命事业和新我国的建造立下了丰功伟绩;当祖国需求时,他的爱子又奔赴战役的前哨,为保卫祖国在南疆勇敢舍身……

      

    王邦忠:身经百战见忠实

      

    ○记者朱俊兴 刘念海

      

     

      

    ●采访地址:

      

    兴国县城王邦忠家

      

    ●中心提示

      

    王邦忠,兴国县快乐镇长迳村小山下村小组人,1906年5月出世,1934年6月参与我国共产党,参与了长征。

      

    1931年先后参与了当地赤卫队及少年先锋队,后转入独立营,历任红9军团军部通讯员,红9军团军部特务连兵士,32军军部机枪连班长,延安警卫团一营一连排长、连长,45军134师67团连长,弥补师2团一营一连指导员;1949年5月后,历任广西德保县大队署理教导员、德保县人民政府人事科长,广西百色区域医药公司、盐业公司、右江宾馆司理,1972年12月离任回兴国县久居。

      

     

    上世纪50年代与部分战友合影留念。

      

     

    老赤军王邦忠。

      

    当记者采访王邦忠时,因为年岁已高,王邦忠的听力和记忆力都显得差了,不但在承受记者采访时记不起自己是哪年出世的,即便在曾经,他也不知道。他曾说,那时家里穷,有哪个还有这份闲心去记这个事呢?听说上世纪50年代他曾询问过他的嫂子,据他嫂子计算,“王邦忠应该是出世在1906年”。

      

    当年,王邦忠的姐姐嫁给了当地一个偏远山村的地主,其实那个地主也不见得殷实到什么程度,仅仅有点地步,有饭吃算了。因为家里困苦,王邦忠只好到这个地主姐夫家去做了一名长工,混口饭吃算了,以致到他走出山村去参与革命的路上,他仅仅穿了条单薄的长裤,连条内裤都没穿。

      

    参与赤军后,有一次,王邦忠与战友们受命去福建护卫一位共产国际的参谋来苏区,在路过长汀时与敌人打了一仗。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战役,其时还有些怕,但后来参与作战就没什么害怕了。

      

    小儿子王江征早年曾恶作剧地问他有没有见过毛主席,他显得很骄傲地说:“当然见过。”

      

    也难怪,赤军长征完毕抵达延安后,王邦忠上任于延安警卫团,先后在该团一营一连任过排长、连长,可想而知,其时他见毛主席那不是比一般人更有时机嘛。

      

    王邦忠的脚上还留有枪伤的印记,那是在辽沈战役时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的。王邦忠说,刚受伤时他还不知道呢,往前冲了几步远,才发现自己的脚受伤了。

      

    长征途中,王邦忠在部队机枪连,过雪山草地,一路行军交兵到延安。他记住1935年8月上旬过草地时,有一位于都籍姓谢的战友正行走在草地上,俄然机枪往后一拽,他回头一看,“糟了”,姓谢的战友掉进了软泥坑,这名战友周围一位刘姓兵士当即伸手去拉,成果也掉进去了,一瞬间,两位战友无影无踪,只留下了军帽在污水上面起浮……

      

    抗日战争完毕后,他又与战友们转战到东北,参与了辽沈战役,打下锦州后,他地址的部队又受命挥师南下,一路打来,一向打到广西越南边境,一路上阅历了不知道多少风险,真可谓是身经百战,转战了大半个我国,以致到他成婚成家后,他就想生几个儿子,让他们的姓名上别离带有“南、征、北、战”这几个字,以留念他这一生不普通的阅历。

      

    但天不遂人愿,王邦忠只生下了两个儿子。上世纪70年代末,中越边境发生冲突时,王邦忠将第一个儿子王江南送上自卫反击战的前哨,后来王江南就光荣献身在祖国的南疆,但王邦忠强忍住心里的沉痛,又将自己的小女儿王晓玲送到部队,让她接过哥哥的枪,持续为保卫祖国作贡献。

      

    王邦忠的妻子陈侨雄关于大儿子王江南献身的地址十分了解,了解到儿子献身地周边有什么树,有什么岩石都说得很精确。因陈侨雄当年是广西游击队队员,曾长时间与战友们活动在广西中越边境上。长时间的战役日子中,陈侨雄与战友们要经常住在山上的岩洞里,到现在她双脚的风湿病也没有医治好。

      

     鸿运国际娱乐